紫牛
【紫牛新聞】82歲“硬核奶奶”駕機重返藍天:祖國母親,你的藍天女兒還能飛
來源:揚子晚報網 2019-06-04 18:36:41

5月28日,首都北京天朗氣清,風和日麗。在平谷石佛寺機場,一架型號為泰克南P2010的小型飛機滑行一段距離后,抬起機頭沖向藍天,動作干凈利落、一氣呵成!飛機在藍天上翱翔,期間還完成了拐彎、爬高、下滑等操作。旁觀的外人簡直不敢相信,駕駛這架飛機的是一位白發蒼蒼8旬高齡的老奶奶!是的,您沒看錯!是一位8旬高齡的中國老奶奶!

“太好了!我勝利了!”40分鐘后,飛機平安降落,這位老奶奶在駕駛艙里激動地鼓掌,向迎接她的人們揮手致意。

這位老奶奶名叫苗曉紅,她曾是新中國第二代女飛行員,服役30年間多次執行國家和軍隊重要任務。1989年退休后再也沒有駕駛過飛機的苗曉紅,這次能夠以8旬高齡駕機重返藍天,不能不說是個奇跡,被很多網友贊為“硬核奶奶”。昨日,在苗奶奶家中,紫牛新聞記者采訪了她的傳奇故事。苗曉紅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她希望用自己的這次行動鼓勵年輕人,讓更多女性加入到我國航空事業中。

軍旅生涯:多次臨危受命,

執行重要飛行任務

退休后的苗曉紅,一直和丈夫何孝明一起居住在空軍指揮學院的大院內。除了業內人士,很少有人知道,這位外表普普通通的老奶奶曾是新中國的第二批女飛行員,軍旅生涯中有三十余年都在與藍天相伴。

1956年,19歲的苗曉紅畢業于濟南市省立第三中學高中。那一年,恰逢國家招收第二批女飛行員。心系祖國的苗曉紅毫不猶豫地報名參加,并通過了嚴格的選拔和培訓,最終如愿以償:“我一輩子都和藍天結緣,那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奮斗,一種拼搏,一種挑戰。”

圖片

 苗曉紅(中)當年的照片

 那個年代,飛行員在中國可謂鳳毛麟角。苗曉紅既是飛行員,又是軍人,在藍天上收獲一項項榮譽的同時,也一次次與危險相伴。有一次,她剛剛開始執行飛行任務,飛機的一臺發動機就熄火了。苗曉紅臨危不亂,冷靜地聯系地面指揮,及時成功返航。更驚險的經歷出現在1963年,當時河北省遭遇了特大水災,災區民眾缺乏資源,情況緊急。苗曉紅臨危受命,駕駛飛機為災區空投物資。

禍不單行,災區氣候極其惡劣,云高僅一百多米,能見度也很差。在這種極端情況下,苗曉紅仍是憑著過硬的駕駛技術,圓滿地完成了空投任務。在多次戰備運輸、搶險救災等重要任務中,苗曉紅都有著出色的表現,也因此屢次獲得嘉獎。

 

圖片

苗曉紅當年的照片

 “外國老奶奶還能飛

咱們中國人為啥不行?”

1989年,52歲的苗曉紅還想繼續為國效力。但根據規定,女飛行員50歲就到了退休年齡,苗曉紅早已“超齡”了。就這樣,苗曉紅只好依依不舍地告別了飛機,開始了她的退休生活。

即使是退休后,苗曉紅的心也沒有離開過天空。在漫長的飛行生涯中,苗曉紅深感女飛行員這一行業人才稀缺,而且缺乏關注。一般的家庭,確實很少會考慮讓女孩子去當飛行員。即使是苗曉紅自己,當年也因為報名飛行員的決定和父親起了爭執。于是,苗曉紅決定開始寫作,用文字將女飛行員的事業和經歷傳播出去,讓更多的人了解到這一職業,也讓祖國能在未來能擁有更多優秀的女飛行員。

圖片

苗曉紅當年的照片

 

苗曉紅的丈夫何孝明也是空軍出身,退休前在部隊里負責宣傳工作。在著書這方面,夫妻倆一拍即合。這些年來,苗曉紅完成了《我是藍天的女兒:一個專機女機長講述的故事》、《共和國首批女飛行員》等著作,何孝明也出版了《女飛行員》和《女飛行員之戀》。兩人還有一部合著《女人的天空》,另一部《中國早期女飛行員史話(1915—1945)》也與人民日報出版社達成了協議,即將出版。

圖片

苗曉紅和何先生退休后出版的書

 

在寫作的過程中,苗曉紅要查閱大量中外女飛行員的資料,對于自己的外國同行們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兩年前,苗曉紅驚奇地發現,在國外,有很多年事已高的女飛行員仍然翱翔在藍天之上,每次都能引起轟動。比如法國飛行員馬爾旺,80歲時開始學習直升機,86歲時還能從南希飛到巴黎;美國飛行員艾德娜81歲時參加全美的飛行表演比賽,還能在7個項目中拿到4個冠軍。

“這些外國人都這么厲害,咱們中國人就不行嗎?”苗曉紅突然萌生了這樣的想法。她認為,中國人不是不如外國人,只是我們的民族文化比較謙遜內斂,不愛出風頭。“咱們這個民族現在富強起來了,我們中國女性也確實應該表現一下自己,證明我們不比她們差。”就這樣,苗曉紅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再一次飛上藍天。

圖片

苗曉紅當年的照片

 

在一次聚會上,苗曉紅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在座的人有新華社記者,還有苗曉紅的晚輩兼老室友、新中國第四批女飛行員劉鳳云和她的愛人韓鄭,他們都對苗曉紅的決定表示了支持,這也讓苗曉紅的決心更加堅定了。

說干就干!劉鳳云和她的愛人韓鄭很快就聯系到北京華安通用航空公司的康建生董事長,早已結識苗曉紅的康總非常高興,表示一定大力支持。

“萬一我失敗了

算是給大家提供借鑒的教訓”

要通往一個遠大的目標,必然要經歷一段艱辛的旅程。對于一位志在藍天的八旬老人來說,更是如此。

苗曉紅首先要克服的問題,是身體的限制。盡管當兵時身體素質出色,底子很好,但畢竟歲月不饒人。她的右腿曾因摔倒而骨折,現在腿里還殘留著鋼釘;左腿則因曾患有股骨頭疾病,不得不更換了人工股骨頭。因此,苗曉紅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要依賴拐杖來行走,最嚴重時甚至坐過輪椅。這樣的狀態,顯然無法勝任飛行的任務。但即便如此,苗曉紅還是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

圖片

苗曉紅在講曾經的故事

 

為了能夠讓身體恢復,今年春節之后,苗曉紅重新開始了鍛煉。雖然已經不能像當年那樣快跑,但她每天都堅持在小區里往來走路,活動腿腳,提升體力,“每天都要走三千多步。”回到家里,還要做長時間的腿部按摩、足部拉伸,以促進血液循環。“光有腿還不行,胳膊也得活動。”苗曉紅有一套自己的上身體操:雙臂伸直,前轉三十九圈,后轉三十九圈。這樣算下來,每天都能有兩三個小時的運動時間。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兩三個月的鍛煉,苗曉紅的體能也有了足夠的儲備,身體也越來越好,走路已經可以不依賴拐杖了。

苗曉紅的兒孫輩們聽說她的決定后,也沒有過多勸阻,只是希望老人能注意安全,一定要平安返航。

關于飛行的危險性,苗曉紅看得其實十分坦然。她說:“如果我的飛行成功了,就能給更多的女飛行員提供鼓勵;即使萬一失敗了,那也能給更多人提供可以借鑒的教訓。”

經過一段時間的鍛煉,飛行條件已經成熟。今年的5月21日,苗曉紅開始了座艙實習和教練帶飛。為了保證苗曉紅的絕對安全,康總派了最優秀的教員。

“心臟跳動特別正常

完全可以勝任藍天”

5月21日,苗曉紅來到機場,進行正式飛行前的實習體驗。

劉鳳云和她的愛人韓鄭向紫牛新聞記者介紹了當天實習體驗的情況。上午,苗曉紅跟著一架正在做飛行訓練的飛機飛了兩圈。苗曉紅坐左座,教員坐右座,此時的苗曉紅忘記了緊張,也沒時間激動,精力全在飛行上。眼睛盯著各種儀表,雙手緊握駕駛盤,細心觀察感受教員每一個動作。兩個起落很快就結束。飛機降落后,在地面等待的親友們都祝賀苗曉紅首飛成功。苗曉紅卻說:“有啥好祝賀的,我就是坐了兩個起落,都是教員飛的。

下午,按計劃飛空域。上午的體驗飛行由教員飛,下午則是學習飛行,是教員在一旁指導,上升、平飛、下降、加入航線等都是由苗曉紅自己飛。由于她飛慣了大型噴氣客機,乍飛這種小型飛機,動作量往往過大,教員不斷提醒“輕點兒,再柔和點兒。”在教員指點下,飛過一段時間后,苗曉紅基本掌握了飛行的操作要領。

下午飛空域留空時間比較長,但苗曉紅卻無暇觀賞翼下景色,全部精力都用于駕駛飛機,因為是“新學員”,要學的東西太多。苗曉紅雖然幾次都想像美國女飛行員艾德娜那樣喊道:‘放心吧,我的祖國。你有位80歲的女兒,今晚在此飛行。’但為了專心學好飛行要領,她還是忍住了。

5月28日,實現夢想的時刻終于到了。

時隔30年,苗曉紅又一次成為了一架飛機的主控者,這種感覺熟悉又陌生。這30年來,雖然沒有再開過飛機,但苗曉紅的頭腦中常?;叵肫鸕背醢肯璩た盞母芯?。一開始,苗曉紅還不太適應這架飛機,但起飛不久后,苗曉紅很快就適應起來,取而代之的是重返藍天的喜悅。苗奶奶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經過實習體驗,正式飛行時我一點不緊張,我就把它當成一次正常的飛行。小飛機很靈敏好操縱,有氣流時,需要多操控。沒有氣流時,保持平穩就可以了。”

轉眼間,飛機已經上升到800米的高空,苗曉紅嫻熟地推動操縱桿,昔日的光輝歲月似乎化成了能量,充滿了身心。苗曉紅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年輕時最愛的歌曲《我愛祖國的藍天》,地面控制室里的“藍天姐妹”們也一同唱了起來。

飛機在平谷一帶飛行了十幾公里,然后平穩地降落在石佛寺機場的跑道上。地面上的眾人歡欣鼓舞,苗曉紅也高興得像個孩子。下飛機后,她對前來看望她的飛行員姐妹說,“從上飛機到下來,身體特棒,心臟的跳動特別正常,完全可以勝任藍天”。

“用行動告訴年輕人

一定會飛得比我更好”

接受紫牛新聞記者采訪時,苗曉紅再三強調:“這次飛行不是我一個人的成功,沒有大家的支持和幫助,我自己是沒有機會完成這次飛行的。更重要的是,我這次飛行,是一位82歲的藍天女兒向新中國70華誕,向人民空軍建軍70周年獻禮!”因此,她希望媒體在報道時,能少一點對她個人的宣傳,多一點對女飛行員這個職業的鼓勵。

圖片

 苗曉紅穿著當年的制服,30年前這身衣服跟隨她一起退休。

她打算把這些捐給博物館

 

結束飛行后,華安通用航空公司的康總提醒苗曉紅,如果她還想繼續飛的話,只需要完成30小時的飛行時長,就可以重新領到駕照,公司愿意為她提供拿駕照的一切便利,包括飛機、教員、飛行時間等等。

苗曉紅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自己完全有信心拿到這個駕照,身體和精力等各方面都可以勝任。但是自己這個年紀,即使拿到駕照,實用價值也不大了,沒有人會實際聘用我。“我之所以要飛這一次,就是為了告訴世人,中國的老奶奶也可以飛行,而且能飛得很好。也是為了告訴年輕人,我82歲還可以飛,你們一定能飛得比我更好,可以為國家做更大的貢獻。”在苗曉紅看來,讓更多人投身到這項事業中來,比她自己的成就更加重要。

不過,還有一種情況,會讓苗曉紅再次走上飛機:“如果國家需要的話,我隨時可以再飛。”苗曉紅堅定地說。

紫牛新聞記者|楊志敏

紫牛新聞實習生|周碧瑩

編輯|張冰晶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END-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